做春梦

蓄力到现在,一边在骂着那些东西如何如何的烂,一边修修补补地做着东西。
似乎看到点亮光,好吧,奔它而去吧son。

九月份无驾照和妞妞童鞋的大婚,晚上在群上收到这个消息。厦门的家伙肯定都去喽。
结婚的好像还是少数。兄弟们等等我啊,貌美但不要如花的,统统丢过来啊。

梦想总是在现实中不断地修正的。

比如很早之前我梦想,去google。现在我梦想,在正常点儿的时间下班。

当然应该属于愿望而不是梦想。

前阵子还做了些古怪的梦。
比如梦见岚出事,醒来不知所已。勿勿洗漱就又开始新一天的工作。
再比如第二天的晚上梦见亲吻着一个人的脖子。只看到脖子。醒来后痛骂,脸呢脸呢脸在哪儿呢。连脸蛋都没看到实在是可惜。而且那脖子一点特色也没有,比如痣啊什么的,好对比着去找嘛。结果也没有。这算春梦吧。

然后庆幸自己还是有欲望的。lisa总说我是个没欲望的人。我可以证明我不是个没欲望的人。我欲望很强。无论食色。

Copyright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