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别西边的云彩

曾经有这么一个风流才子鼻涕流淌地摇摇扇子说,我轻轻地招手,作别西边的云彩。
诗人就是诗人。生活就是充满诗意的。现在你要看见什么人冲着西边落日喊,“沙哟那啦~~”,那铁定被架到仙岳医院去强制收容。

但西边的云彩是蛮漂亮的。比如前些天我贴的那张白城pp图。作别未免可惜了点。但西边的云彩总归是要隐于黑暗中的,所以趁着还能瞅得见,轻轻地招手。这体现了我们的高姿态啊——当然这么说是有那么一点自欺欺人。

这西边的云彩,就属于看得见摸不着那种。
既然要隐去,那就潇洒地说再见吧。

如之前说言,再见说得如此之轻松,真不知是我们对感情的成熟,亦或是我们对感情的死心?
再见便再见吧。再见,不如不见。断便断了。

有时候遇到什么人,会如同樱木花道见到晴子那样:“我的春天,我的春天终于来鸟~~~”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如果花道那般单细胞生物。

人们都在不断追寻。真恍如摸着石头过河一般,大家都挤在这条河里,蒙着眼弯腰摸来摸去(同学们请不要YY),偶尔碰到另一个人的手,你那个激动啊,于是抓住不放。
但摘下蒙眼布才发现,那家伙是个同性恋……
这时候你除了再见,还能咋样。

当然这情况比较极端一些。可惜,现实生活中的情况往往比这还残酷。万一你花了一年两三年七八十来年的时间,才摘下蒙眼布呢?
安慰的方式是告诉自己说,过程比结果重要。好歹咱们曾经抓住过一只手呀,你看看周围的,还在摸石头的有多少啊。

我也不晓得自己会到什么时候。
或许会有岸上的人帮我相个亲什么的,岸上的人可就看得清清楚楚的了。
或许明天乔妹就答应说ok今年过年回你家吧。

作别西边的云彩。等过黑暗,又是一大晴天啊。
给好友。

Copyright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