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很懒,连标题都不想起

走出公司的时候,艺校的美媚在放着钢琴的练功房里练着打板。姑且叫“打板”吧,我实在不知道那玩意儿叫什么。美媚太远,隔着玻璃,看不清楚长个什么模板。应该有着很曼妙的身段吧,我这么想。谁说学乐器的就非得长得丑?谁说上帝给你一个门就给你关上一扇窗。我觉得这样的美媚就应该长得又漂亮还会一样神奇的乐器,然后还唱一嗓子好歌。这才像上帝做的事情。

晚风来急。这时候的确感觉到有点凉,似乎应该穿长袖了。北京的童鞋们是不是掰着手指头数着什么时候能来暖气了。同事一天问我,你觉得冬天咋样?我说挺好的啊,厦门好在是有冬天,福州的冬天的衣服还是可以穿的。要是去海南,哼哼,要是穿得厚了那么一点儿,就会被人当做是外星人抓去研究所研究研究了。

BoYa晚上说,见到你感觉真好,很高兴我和上学时候一样,没什么变化。
我说,那说明我的身材保持得很好。
其实我那时候歪着头想着,要是真和上学时候一样,那是一件好事呢,还是件坏事?
BoYa倒真的和从前没啥区别,看很多七七八八的书,喜欢猫,过着小情调的生活。

然后总结了一下,女生想起我的时候,大体有以下情况:
1. 罐头我的电脑坏掉了。我一定会说,你是不是上了什么不该上的网站?然后女生辩解。我会说,大家都是成年人没什么大不了的,改天我传几部没病毒的给你。
2. 罐头我上不了网。然后后面的情节类似。
3. 罐头你有没有网银?我看到淘宝上有件衣服,帮我付一下,回头我把钱给你。
4. 其它与电脑有关的东东。
我在想这是不是我们CSD出来的优秀传统来着。从前上学的时候,能修电脑能装机,是件多受mms欢迎的事情啊。无怪乎当时CSD的弟兄们都那么抢手啊哈哈~~
世风日下啊,人就在电脑坏掉的时候想到我来着~人心不古啊~

不过我倒是乐此不疲。电脑坏了就修修整整呗。大不了重装ghost一把就搞定。现在都多智能的D版时代了,个个都比正版的好。又快又好。还可以趁机搭讪一下mm,绝对是件包赚不赔的买卖。

华仔总在qq上叫着说,怎么还没更新啊,老娘等得眼睛都花了。
急什么急。写博哪有那么容易来着,要有灵感。尤其是要有依姆般絮叨的水准,那样写出来的才有味道。我可不像朱自清林语堂那般,看着一什么景物就可以感怀一番。
那叫写作文,还属于命题作文那种。现在已经不流行了。

嗯,23:17了,该睡了。
昨晚失眠。原因是想到不该想的东西。so,应该把东西写出来。
又,宿舍里再一次缺乏储备粮。

Copyright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