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样过什么样的生活

最近听的歌有点小诡异么。比如居然找回王菲的《打错了》。
王菲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虽然我对她的大部分歌和她老公很不感冒,不过偶尔几支歌还是很赞的。《流年》《旋转的木马》这些。
感觉人在歌中晃悠悠的。

对你说打错了
我不是你那个什么
你想找的那个
就算我跟她同名同姓又如何

都说你打错了
我要欺骗你干什么
你们多久没见
连我跟她的声音你都不认得

你怎么样过什么样的生活
是否难耐寂莫你到底是谁
总是阴差阳错擦过我的耳朵

第几次打错了
这是注定还是巧合
谁是玛格烈特
她知道你的着急一定很快乐

你们发生什么
还是你欠了她什么
有什么舍不得
她不住这里你却非找她不可

你们会讲什么
口气会不会软软的
你紧张得想哭
多年后想起今天值得不值得

在baidu上找歌词回来的时候,发现是林夕的歌词。果然是才女。不知道是不是才貌双全那种。

最近生活有点小简单,不过也有一些混沌。

前前前阵子,安永的大审计从上海回来,大家小聚了一下。和酋唱《热情的沙漠》,疯了。边唱边舞那种。外人看了一定以为这里面的人刚嗑过猛药。
当然了,酋我不会把你唱《脱掉》的片断放出去的。
星星的声音很赞。唱莫文蔚的歌很传神哪,不过她的歌不好一个人唱一个人听,会陷进去。
当星星唱起《爱》的时候,大家就沉进去了。
很棒。

我逐渐习惯于在公司加班,拿到工资条的时候我大叫,天哪,上个月的加班都没啦?
当然我是知道加班意味着公司有钱赚,公司有钱赚意味着我们可以大把大把地揾钱。计较眼前的得失并不能得到最后的胜利。

隔壁gg的在问,热水器坏了,咋办?
我说,找人来修呗,还能咋办。热水器坏了自然要修。不然等着它自我修复?我对他的这个问题有点小莫名奇妙。
完全是wawa来这儿蹭澡造成的,她家热水器坏了跑我们这蹭澡来了,得,被传染了吧。肯定是她小样的整的。

不过生活总有些意外。
一时让我手足无措。但我在做我认为正确的事。
兔子说,要不要照片给几张你?
我说,裸照?
又不是给男的看,裸个P。
裸照是我自己留着看的。
滚。

我在心里轻轻叫着,yd啊yd啊。有人要说我到处留情了。老交情了么。自然如此。老家伙自然可以放荡一点,新人会收敛一下,过不了多久估计就会发现罐头是个从外表到内心都放荡的家伙。以至于孙妈妈对我敬畏三尺,一本正经地对我说,你别对我们家某某某某某某某某某某某某以及某某某某某某某某打坏点子啊。我大呼,我有吗我,窦娥比我还冤啊。
后来晓得了吧。口水归口水,美女嘴巴不赞美,放心里想着的才是真色狼。
我顶多算个血统不太纯正的色狼。

不过等后来我很正经对孙妈妈说,你们部门那么多mm,给我介绍一个吧。
孙妈妈正经地说,啥样的。
我很不正经地说,32B么,前凸后翘。
孙妈妈说,自己找去。

不知道孙妈妈的台历弄到没有。

有的时候确实不想一个人呆着。那群人,基本在需要有人打扫吃不完的食物,或是电脑中毒的时候,或是买单时候发现短10块钱的时候,或是在某家店想起我有打折卡的时候会想起这个尾数6722的电话号码,不靠谱。但我觉得平时这堆不靠谱的家伙,关键时候还是有点小靠谱的,朋友么,本就是这样。

兔子还问,如果朋友对你了一个善意的谎言,你会接受不?
我说没啥不能接受的呀。
她说你可真想得开。
我说有什么想不开的。除非你的朋友跟你的爱人有某种联系,那这种谎言不能接受。
朋友都是真心相对的么。每个人在每个人的位置上考虑的东西都不一样。把自己放在别人的位置上思考就明白了。

还有,我扯了个小谎。我说过年要带兔子回家过年。她不是我GF,带个头咧。当然兔子跟我同乡,每年过年大家都会在街上遇到,不需要我带,串个门蹭个饭那是很easy的事。
她需要的是一个,嗯,这样这样的人(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我要努力,在某年的时候牵着某个我喜欢的人的手回家。我妈会开心地笑着拉着她的手,问,我儿子怎么才把你带回来呀。

还有,我胖了,似乎毛重又快到140了。

Copyright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