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歌在醉酒以后

昨天谢YY的结婚酒,有许多老同事到场,于是,几杯红酒下肚,喝高了。
第一次享受如此high的境界,站不太稳,知道自己快挂了,趁还算清醒就快步走到公园里找了最近的一个石椅坐下来。然后打电话给舍友说,我快挂了,救我。舍友说你在哪儿。我说在公园里小孩的游乐场边上的椅子上。
RT说,没见过喝醉酒的还那么清醒地讲话的。
但我实实在在地醉掉了。发短信的时候已经看不清屏幕上的字,也按不出字来。稀里糊涂的。

酒后吐了。
舍友两个在边上轻拍我的背。

吐得畅快。什么东西都吐了。
一些话,趁着酒,一块吐了吧。
醉酒的时候,脑子里似乎没有什么阻隔。一下子,就这样过去。连回头想想刚才说什么话的力气都没有。只晓得很能说,很能说。蛮痛快的,不过听的人会觉得感觉不太好。

做人要真实。

那时候的我像是只讨醉的猫一般。

谢YY明显也是喝多了,拉着我说,你可不能走啊,一会儿还要到对面去唱K啊,五箱干红等着你们哪。
我说我要能去肯定去了,你看我现在还走得了直线吗?

然后在想着说,这有没有醉酒时候唱的歌。
估计《两只老虎》是最佳选择,尤其是出了陕西的周老虎事件之后。

不过昨天莫名想唱的是,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

每一个晚上
在梦的旷野
我是骄傲的巨人
每一个早晨
在浴室的镜子前
却发现自己活在剃刀边缘
在钢筋水泥的丛林里
在呼来唤去的生涯里
计算着梦想和现实之间的差距
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
外表冷漠内心狂热
那就是我
我很丑可是我有音乐和啤酒
一点卑微一点懦弱
可是从不退缩

每一个早晨
在都市的边缘
我是孤独的假面
每一个晚上
在音乐的旷野
却变成狂热嘶吼的巨人
在一望无际舞台上
在不被了解另一面
发射出生活和自我的尊严
白天黯淡夜晚不朽
有时激昂有时低首
非常善于等候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