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闻玉兰花

公司事情做完,锁好门,似乎还是蛮经常最后一个关门的。想想开学了,应该去夫妻面店那儿报到一下。于是和大刘一块去。

在从白城校门进去的时候,我闻到玉兰花的味道。无奈天色已晚,视力又不成,不能确认自己是不是闻走了鼻子。在想着,玉兰花貌似是五月份的花期,莫非因为葛格今天莅临厦大,于是你特意小开一下?我想一定是这样准没错的。
夫妻面店做的面依然那么硬梆梆,似乎是在高原地区煮的面条一般。不过我觉得味道还可以,将就着吧。大刘说,老板再给我个卤蛋。老板说,没了收摊了。我说,怎么这么早啊,往常不都到半夜么。老板说,两年半之前我们就八点收摊了。我说,开店也累啊。老板说,是啊没开不知道,开了才知道累,开了十几年了。我说,我也吃了六七年了。

我和老板之间的对话,仿佛是那种经历了大海沉浮那种人,几百年不见,然后碰面聊起这些年的风风雨雨一般。我有那么老么?犯不着这样感慨是吧。

于是穿过厦大去坐45路车。

学校很静。人不多。
不晓得是不是因为刚开学的原因。或是因为大部分人的在公寓而不是在本部呢?

我挺胸走路。走路当然得挺胸走。
走得精神,这样吸引学妹的目光的可能性会增大一个百分点。

学校里到处挂着“热烈欢迎2008级xxxx系学子”的横幅。
我是2001级的xxxx系学子。

在走到南校门的时候,又闻到那熟悉的味道。
我确定我没有幻觉。不知道为什么在不是花期的花期还能闻到这暗香。
反正这味道挺好闻的就是。

台风天。我关了灯,在床上写博。任风吹走那些我想吹走的,但我知道,大风还是会像今晚那样,把花香送入我的小梦里。

Copyright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