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探风波庄

夜,如风一般席卷这个海边的小岛。三人忐忑地坐在车上。不知前方会出现什么。
车,亦如疾风一般驰着。在快到交警支队站的时候,司机冲着观后镜扯着嗓子叫了一句“下车的有?”
“有!”,我扯着嗓子回了一句。生怕司机没听到。

三人下车四下环顾,丛和娟没有发现什么。我瞧见了对面的引路招牌。过街,右拐。在几样兵器后面的金字招牌上写着“风波庄”三个大字,我们会意一笑,终于让我们找到了。

正要进庄,跑堂却告知客满要稍等片刻。也罢,片刻便片刻吧。

于是我和丛起身去找点路边摊。娟守着门口,就怕被人抢了先。
提了十块的鸡爪回头的路上,手机响。
娟说,快!上楼左转!

这才进了庄。
好个风波庄!竹子遍布庄内各个角落。青翠!

上楼左转,却没看到娟。
正疑惑时,一个小二抱拳道:“二位可是找一位女侠?”
我对曰:“诺。”
小二便把我们领到了娟的位子上。

这间包厢亦是四面环竹。两张桌子,另一张桌子已经有四五个食客在大块吃肉了。
包厢中还挂着一幅字,上书“邪”。
此间正是“小东邪”。

我说,东邪好。
丛问,为何?
我说,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东邪才算是个人物啊。东邪最差还有个房地产“桃花岛”,女儿还是丐帮的帮主,其它的哪有这成就啊。那杨过的爸爸还是我们黄药师的徒弟的徒弟呢。东邪好。

小二先给我们沏了功夫茶,说庄主一会儿就来给我们点菜。
一杯茶还没有喝完,穿红衣服的庄主就来了。问了我们的人数和口味。然后就闪了。

这庄上规矩可不是客人点菜的,庄上自有安排。如果不喜欢,马上就可以换。

不一会儿,两道菜上来了。
大力丸。小拳头大小。肉丸,有糯米和蛋。香。
豆花鱼。肉嫩。香辣可口。
还有一小木桶的米饭。饭碗口大碗浅,似乎应该缺几个口才像样。
一锅干锅什么豆腐的,最为可口。居然有肉味。
还有一道“四大皆空”。此菜,空心菜者也。份量大。

行走江湖的果然是豪爽。

席间地板还震动震动的,有杀气!此人内功如此深厚!
然后进来一个打酒小妹。让我不得不对此庄刮目,连小妹都有如此功夫……娘的,该不会是家黑店吧。老子身上有瑞士军刀,who怕who。。

邻桌结账。
小二啊,算银子!(这位仁兄估计刚入行,啥叫“算银子”啊)
客官是要结银子?稍等片刻。(这样才有点像话)
顺便拿两乾坤袋这两样打包。(乾坤袋?好东西)
……
客官这总共是九十一两银子。
给你一百两。
请问客官有一两碎银吗?
我这有一两碎银子(另一位女侠拿出钱包)
……

乐死咱们仨了。

席毕。
我们结账。下楼。
小妹抱拳道,“山陡路滑,客官小心”。
三个人,六十三两。

出店,另一小妹又抱拳道,“行走江湖,客官慢走!”
不过丛设想的情节更有趣,怎么讲的来着。突然忘了。

风波庄,果然好吃好玩!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