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我的网瘾

网易登出了水妖与陶叫兽的辩论。我在上班间隙偷偷扫了一下。辩论我没有看视频,看了文字,觉得叫兽是气急败坏啊。好玩好玩。

我也说说我的网瘾吧。

我从初中二年级的暑假时候,在姑丈家里摸到了第一台电脑。那台电脑里装的是windows3.1中文版。我对画图和录音机是乐此不疲。之后还装了windows95,还装了个摩托艇的游戏。更high了。
从此这日子就换了模样。我喜欢这个四四方方有彩色屏幕的玩意。于是我把零用钱拿去买各种电脑杂志报刊。感觉好像我已经有了一台电脑似的。那时候杂志上写的是什么都忘得光光的了。仿佛那就是另一个世界。

老爸说,考上一中的话,奖一台电脑。于是这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当然最后如愿,8000一台赛扬266的实达电脑。原先装的是windows95。然后我的零用钱就贡献给了众多盗版光盘。玩了很多很多的软件,photoshop7还是photoshop8,就是那时候开始折腾的。还送一些有趣的游戏式的教学软件,在打了n次通关之后,就没啥兴趣了。

这期间我的成绩还算可以。爸妈都不管我。自制力比较好。后来还连上网了,modem还哔哔叫的那种。拨号上网。qq,下mp3,下rm音乐什么的。然后觉得有的软件不好,就自己写点小软件。最大的成功就是用Delphi和xaudio写了一个mp3播放器,自己用。只在系统托盘里的。列表,随机播放。双击托盘图标下一首,甚至还做了“三击播放前一首”的功能。网络让我很快地接触到外面的世界,只是那时候上网成本太高,网上的新闻还不如电视来得方便。
后面高考,还是一边玩电脑一边备考。不过成绩是越来越好就是。

后来上了厦大计算机。
后来做网络的工作。

这些年来一直都在网上,工作之后我的在网时间是我醒着的时间的八成。没有网络我可活不了,断了生路是一定的。
陶叫兽要不要来教育我一下?求你了。

至于网游,光看叫兽一句又一句的“无耻”,我就笑而不语了。教育是一个体系的问题,拿个东西当替罪羊,然后把自己捧得多么高多么专家,这才叫无耻。骗骗那些不晓得网络的大妈也就可以了。无知者无畏。

如果叫我评价陶叫兽的话,我只说,禽兽之变诈几何哉,止增笑耳。

补记,正在看这个视频,不惊大呼:“陶狗咬人了!”

Copyright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也说我的网瘾》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