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的来临

时间仿佛手中的细沙,握紧却仍从手中悄悄落下。在四月的末尾,桌上的台历提醒我这周要连续奋战没有周末的时候,抬起头,才发现又是一个月这样庸碌过去。

瞧到隔壁市场部的同事的结婚照,虽然被我们评价为美女与野兽,但老兄的脸上仍然洋溢着一份灿烂且自豪的微笑。又一个人结婚了。也知道自己离那天也很近了,但总觉得什么事都没做成。没钱没房。有朋友安慰说,哪里那么快,以后会有的。也有朋友说你已经很出色了。话虽如此,心里还是有些着急。着急也只能干着急。现在的工作不能给自己带来飞一般的收入跳跃,所以还得另寻出路。有时却觉得这样为收入苦恼实在不值,好歹我们也是一进步青年啊,要有思想追求。但那个什么什么金字塔式的七需求及个人经验告诉我们,要先满足赤裸裸的肉体上的需求,进而才能满足精神上的需求。咳,这话有点ws~少儿不宜。

可能是知道自己不久就要离开厦门了吧,所以很努力地写xmren的程序,把头脑中的想法变成可以用的东西。至少,至少可以让我记下我在厦门的时候做了什么想了什么。也算是自己给厦门留下的一件小东西吧。

五月底,在这家公司工作就满两年了。
自己成长得还是很快的。庆幸自己能结交这样的一堆同事朋友。路子是选对了。毛主席说过,前途是光明滴,道路是曲折滴。我们这群82、83年出来混的,没后台没背景的,走起来更不容易了。自己不完全是读书的料,读书总是要后知后觉一些。初中班主任就说过是“后来居上”,也是“后来”才居上的。现在你要再“后来”,就居不了上了。所以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感叹不应该上学,直接像赖哥一样做生意去,现在早就是厕所墙上挂国画,豆浆喝一碗倒一碗的老总了。

然后再回头安慰自己,大学还是让自己变成个文人的,还是个重点大学不是。

再然后就是告诉自己,你得知道自己算个啥。别左倾了,也别右倾了。咱们站在中间堂堂正正地走我们的阳光道。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