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公司

文章的开头,现在是凌晨的三点零八分。我在公司。很显然的,加班。这周的第三个通宵。之前也加班,但没加得这么凶。大凡知道我的轨迹的,可能可以看出我加班大约大半年了。
朋友说,你别加这么凶啊,身体要紧,眼睛要紧。
我得承认视力似乎又下降了一些。但我觉得还好。这种强度我能接受。此刻我就像是炉子上的水壶一般,即便屁股烧得通红,也很快乐地吹着口哨。当然,我的口哨吹得很不好,但是我开心的时候还是会很难听地吹起来。比如昨天晚上大家回得早,剩我一个,我也照样哼起歌来。哼给自己听有什么不好的。“陪你去看流星雨落在这地球上……”或是”当你看着我我没有抬头已被你猜透……“云云。

这工作肯定是要完成的,你可以开开心心地去加班嘛。这为什么不好。加完班跟老板说,我不干了,我要睡觉去,然后就溜回家。老板也拿你没办法。

加班自然会有代价。比如当有乔妹般的女生说罐头请我吃饭吧。我只能说美女我哭啊我晚上得加班啊。比如当有乔妹般的女生说罐头晚上吃田鸡你来不?我只能说美女啊记得打包一份。
好吧,朋友们,下周末开始,我要减少加班或是不加班了。老子再这么加下去,老妈又得叫了,最近有情况没得?我说没呢忙着呢。老妈说你事业生活要兼顾好不好。我说好好好,这就去找,你看我前面就有一美女,娶回家做你儿媳好吧?老妈会说没个正经一边玩去。

这工作其实没有朋友们想像得那么辛苦,至少你不是需要你背负着年收入千万的老板。老板的压力比你大。他面临的是资金的压力。我们工作就比较简单喽,循规蹈矩。就是东西多一点而已。

下半年,还没通报我的四大愿望呢。
一、就职的公司能成长顺利;二、自己的想法能顺利赢利;三、减五斤的体重;四、待定。

这博客是我在公司写的。这么长时间不交作业了,会有人觉得我从地球消失了。
比如某天去拔火罐,GTalk没开,于是有人快中午的时候发短信说罐头你病啦。我在车上没听见。于是某人又电话过来。但我还是没接到。
回头talk上说,我以为你被抢劫了。
我说你太低估我的长相和体重了,无论劫的是财或是色都是不会成功的。还有,以为我被抢了为什么不打110报个警?

还有人晚上十点多没看到我QQ上线会发个短信问说还在加班呐?

其实那个时候我觉得很,很窝心的,特别温暖的感觉。葛格实际上也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

今天公司的事情告一段落了,但不想回去,因为门可能被室友反锁,到时候关在门外还玩个P哦。通宵好了。

Copyright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