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自己开脱

这个月写博写得极少。
晚上毅然决然地不加班,再后来就下起了大雨,似乎我是个聪明的家伙。嗯。我咋就这聪明内?

人间四月天,估计就应该是这样的。雨,一直下。
然后有个打着油伞的穿着很国民时期的学生装的小mm回头看你。太美了。

打雷。外面的天空不像小时候的下雨的天空,我记得小时候的雨夜是漆黑的,如果赶上停电,那就是伸手不见黑夜的五指,好在我们有蜡烛和珍珠粉嘛。那时候漆黑的夜里,劈过半边天的闪电,直接就把我吓怵了。然后就炸雷炸雷的。

但点蜡烛的时候,烛光点点的。现在看来,那个简陋的家里,透出来的,就是温暖。
现在点蜡烛的机会越来越少了。也许现在人们只能通过一年一度的happy birthday才能感受烛光印在脸庞上的那种摇曳。但我相信烛光是美的。

人间四月天,为什么那个诗人会如此感怀。
我不了解徐志摩,甚至连轻轻地我来了又走,也记不清。但我读过的印象中,英文版的比中文版的还要优美。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很多女生喜欢林徽因的。
才女。
要是我在那个时代,我也会喜欢上林徽因。

不经意间会想到公司的一堆事。我不是工作狂,也不是事业狂。我极想痛快地睡觉泡澡,啥事都不做啥事都不想,离电脑能多远就多远。但LISA也很痛快地在qq回了我一句“你不会的”。
明天要继续上班,周一周二休息。我还真想不出来要做些什么。当然,我有计划去厦大拍点写真啦什么的。当然是给一条街拍写真。不晓得天气配不配合。

我喜欢小雨夜。沙沙的相当舒服。城市里下雨的夜晚,路上的车和人也比往常少。其实这才像是晚上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起床的时候可以清清新新地出门。所以兔子发短信问说喜欢啥样的天气的时候,我在小雨的清晨和傍晚的红霞间犹豫了很久。想想清晨是开始,而傍晚已经是“近黄昏”了,于是挑了清晨。
再后来兔子说这道心理测试题说明你有很多的情人。
我说,很准。情人很多。但没有爱人。
兔子和芬头姐都属于专一型的贤妻良母。我又就在掐大腿了,我应该早两年出生的。

朋友们聚得少了。读研的那群也要毕业了。三年过去了。
我在想我是不是还在原来的地方?
还住在莲花,还是有点心直口快,还是那么喜欢看美女,还是那么老不正经。
好吧,你们可以改改奶茶的歌词叫“原来你还在这里”。

什么在变化,什么又没有变化?
我不喜欢开脱。但今天我为自己开脱几小时吧。让自己真的慵懒一下。
午夜十二点后,一觉醒来,一如往常。上班的上班忙碌的忙碌去吧。

Copyright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