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data

说说虚荣指标

技术,管实现。把东西从纸面上做成网站或是APP就完事儿了。但产品还得知道用户怎么用你的东西吧,于是有了CNZZ、友盟这类的产品。先拿CNZZ来说举例吧。

CNZZ呢,大家最喜欢看的数据就是PV、UV了。UV越高,说明单位时间里来你站点的用户越多。PV越高呢,一般说明你站点的内容很受用户喜欢。还有就是停留时间,停留时间越长呢,说明内容粘度越高。
所以老板就会说,这个月我要把停留时间从1分30秒变到2分钟!这是你们的KPI!达不到的全组滚。
于是小编们就绞尽脑汁来想,怎么把停留时间变长呢?
解决方案很简单,多上传视频就好了!一个视频5分钟,看部电视两小时,还怕停留时间不变长?

看起来是一个很2b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实际就是老板对指标的利用还不够聪明(好吧,我应该说这个老板完全不懂指标)。

产品的指标,应该和产品的目标是一致的。

比如一个新闻网站,新闻则要以“传递第一手新闻、深挖新闻价值”为已任。那么在最短的时间内发出新闻、挖掘新闻故事才是它的KPI。PV、UV都是次要的。

前阵子,福州有个事件。一个规模甚大的老牌数码公司“一丁”,在没有什么外部征兆下突然公布破产。当天事件大约是晚上八点多有人在微博上爆料。半小时后,福州某本地网站马上就跟了一个简单的爆料帖子。九点多,福州本地的纸媒就在公众号上发布。十点多第二个纸媒的公众号。夜里十二点,第二个本地网站发表帖子。

现在评点一下哪家在“传递第一手新闻”上做得好呢?第一个发布的本地网站得到了丰厚的回报——七小时内帖子阅读量过10万(但回复量只有20多)。第二、第三个发布的纸媒,微信阅读量也过10万。最后一个网站的帖子,阅读量就只做到几千。而第二天才发布消息的网站,阅读量就少得多了。
可以体会吗?
也许就是大家对目标的敏感度不同,导致了结果的不同。

是不是第二天发贴的就没什么优势了呢?未必。
第二天,一个公众号发了篇文章,切入点就是“一丁的副总怎么看待这件事情,本地企业的创业之艰”。数小时内,福州圈子被刷屏,阅读量也破10万。
这就是新闻内容的深度不同。别人在说啊一丁倒了,而我在说一丁为什么倒了。
时间点、内容都掐得非常好。

当我在看到这些案例的时候,我敢肯定,PV、阅读数都会是运营者的KPI,但我还相信,这些运营者心里不是只装着PV、阅读数,而是怎样第一手得到消息,怎样去挖掘信息背后的价值

再举个例子。

双十二,在新华都和永辉超市用支付宝付款,满100减50。有面包店的面包被抢购一空。同事微信朋友圈说,这是支付宝的伟大。我说,我觉得让大妈们万人空巷地抢大米啊油啊的,不是支付宝,而是那50块的补贴。如果没有一毛钱补贴,我不信这些人还会用支付宝来支付。
我的观点很简单,大妈们的支付方式就是现金,少许刷卡。让他们用支付宝的原因就是有补贴。如果第二天没有补贴,他们一定不会再用这种方式来付款(因为我观察大部分支付宝线下付款的体验还是不如现金和刷卡的)。
如果你追求这个安装数,这么烧一把钱,安装量肯定上去。但是不是就可以开心了呢?显然不是,因为哪天不烧了就掉了嘛。用户期望和产品价值没统一,那肯定不陪你玩了。所以单看安装量就是一个虚荣指标。

只看一个数据肯定会出问题,不如,我们一块看看自己的产品KPI里,哪些是虚荣指标?多用漏斗模型套一下?看看产品的增长速度和市场占有率?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