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吃见闻

晚上,非常无耻地和cong和lisa去厦大吃韩国菜了。最近还蛮经常去FB的,想想厦门还有这么多好吃的小店没吃,要吃要吃,有机会就要去吃。

本来是要去金钢园(或是金刚园)的,但到了店门口,老板挂了大牌子说“放假鸟,我们3月1号再开张”,于是去附近的另一家店吃。石锅拌饭,泡菜炒饭,黄酱汤,烤五花肉。五花肉份量太少,娘的老板真赚。吃饭的时候边上有一和尚模样的也在吃饭,于是一个穿军装模板的就调侃说“师傅吃得挺简单的啊,南普陀的吗?”那和尚就不乐意了,“不是,我在哪的你管不着”。这军装也不爽了“我有问的权利你有不回答的权利”,然后军装越吼越大声,不可一世的样子。
lisa悄声说,我们纳税养的就是这种人,唉。
那种人实在是很垃圾,觉得自己高人一等,最bs的就是这种人。而且还是在他女儿面前这样,教坏小孩子不知道么?父亲的榜样就这样啊?唉。要是我是什么什么长看到,抓出来就训,人家吃什么碍着你啦?声音那么大?子弟兵三个字怎么写不晓得乏?过去给人赔不是去!

吃完有点撑,于是一路逛到南门。
一条街的人变少了很多,学生们早已匆忙逃离校园回到老家过寒假,学校和往常一样利用假期做一些建设工作,比如挖地拆楼装修……猪头楼要装修了,嗯,再怎么装修我还是希望它还是个猪头楼的样子。
路上看到有穿得很另类的中学生,包括一些教坏中年人在公车里打kiss的中学生,我还是不大能接受这样的学生。学生应该有学生的样子。印象最好的学生装,当属民国时代那种学生装。如果想不起来的话,就去看电视《金粉世家》里面冷清秋及其同学及其老师的装扮。
物质世界丰富了,学生们的生活也同我们那个时代不一样了。
我们小时候还丢沙包来着,因为沙子太重,打身上太痛,于是老妈还发明了“米沙包”,既有速度打身上又不痛。只是那时候我超胖,目标太大总是被打中
现在的学生丢沙包么?答案是“沙包是啥玩意,耐克的还是阿迪的?”

在小店里给妹妹买了个小小小小的钱包。想不出来可以买什么了,蛮有特色的就买了。
岚现在还在报社忙,以后她回家的时候,应该给她烧点热水泡个脚。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