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海

好像有个小小的嗜好,就是听不同人唱同样的一首歌。不同的人诠释起来感觉都不一样。比如这首阿mei的听海。
偶然知道我们家学友在演唱会上也唱过这首歌。找来听听看。

已经很久没有听过这首歌了。第一句歌词猛然调动了心弦。写信告诉我,今夜你想要梦什么。
可是,梦什么呢。
梦是可以控制的吗?最近做过的最离谱的梦莫过于莫见军事演习,拿着CS中的武器就上了阵。别人武器挑得快,我游戏玩得不好么,于是挑得慢也是有道理的,于是挑到一杆狙。
跑上楼顶,跟CS似的蹲点。结果一瞄发现对方正瞄着自己,想着“娘的怎么跑得比我还快”,然后就打了一枪。那人中弹。没爆头。但也没有挂掉。血起码掉了30多点吧。然后我闪,然后又开了一枪,居然还没挂。我在想我的CS不至于这么烂吧。。然后仔细一看,这子弹居然是印第安人的飞镖,这要是能把人挂倒也是绝了。
子啊,还有比这更离谱的梦不?

好像很久没有去海边了。
忙碌地在这个城市的中间跑到东边。晚上再跑回来。
但我始终知道,海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
虽然上班的时候会咒骂这该死的太阳要把人烤成猪干,但晚上下班的时候仍然会享受到海风。远了点,没有那些腥味,只是凉快地吹着风。

海总是那样,日复一日地冲刷着些什么。地球有多老,海就有多少故事。
于是海会告诉你,今天在白城又读到了多少人写在沙滩上的名字。
她总是带走些什么,不带走些什么。

但她为什么会哭呢。笑着多好:)
如果海哭了,听听吧。有时她也需要有人听听她的哭泣。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