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一堆爱音乐的码农

内个,我们实际是有偷偷在学吉它的。然后教吉它的老湿是一个厦大毕业的学弟(我想应该是学弟吧)。然后Steve老师英文很好,乐理很好,然后能把难懂的乐理用非常容易听得懂的语言说给我们听(虽然我从同学那里学过一点乐理,但是也是很有长进了)。

然后某天我在公司里问了一圈。惊奇地发现部门三分之二以上的同[……]

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