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再见

东西已经收拾妥当,晚上去了趟鼓浪屿,买了babycat的饼和猪肉脯。
我把新帽子戴上,有那么一点潮的。

我去买猪肉脯的时候,伸出两个指头问老板,两包多少钱?
老板看了我一下,说twenty-five。
我有那么像老外么。这可是正宗福州人的脸。

回来的轮渡上还碰见几个老外。于是知道他[……]

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