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

已经记不起四年前的今天是什么样子,天气如何,身边人的是什么模样。
只是记得四年前的今天,我毕业。

四年,好像还在从前。上周天和酋长小广青山adi打球,从下午两点半开打。二打三。我们在厦大东苑球场打。光膀子打,我说我这肤色是会反射阳光的。。
到学校的时候,来往不绝的快递车告诉我,又一届学生毕业了。他们在称重。
偶尔也会有私家车经过,载着学成的儿子或女儿回家。

……

厦大变化了。老区已经是女生的天下了。
和记忆中的厦大对比,芙五咸稀饭已经彻底是我们那代的回忆了。欣喜的是,芙蓉三楼佳滋味的老板娘仍然记得我,所以我那天点了当年很是喜欢的叉烧酥。四年味道没啥变化。肉少了。

有时我假装是高处不胜寒或是独孤求败。
而我终是一个普通人。我有时厌恶自己,因为回过头看自己,自己是自己所厌恶的那种人。这算不算是人格分裂?

四年里我换了一次工作。仍然像以前一样一身流氓气。仍然做错事。
四年里我的体重触底反弹,现在毛重大约是70KG。
四年里我的工资终于翻了一番,老板说我的股票会有的,但我仍然买不起房子买不起车子。
四年里我渐渐会做噩梦,乃至从梦里一声惊叫醒来。
四年里我仍然喜欢那些老得不行的歌谣,因为我觉得它们锁着我的快乐,只要我继续这样喜欢它们,我的快乐就不会悄悄逃走。
四年里我看了很多电影。一个人看,或是三个男人躺在金逸的豪华厅里看,都是享受。但我还有想看的,我并没有忘记有些电影等着我。
四年里加班时间保守估计大于1000h,照公司的调休规定来看我可以调个n天。
四年里有若干同学结婚,有若干同事结婚,有若干同学生子,有若干同事生子。
四年里回了小于20次家。我觉得对不起父母。
四年里学会了煮点家常菜慰劳自己的胃。
四年里体会到江core在某视频中说的“闷声发大财”。
四年里我仍然寂寞。

那天打完球,看着学校里到处挂着的大红色的条幅,“祝xxxx届毕业生前程似锦、一帆风顺!”——和我们那年一样。
我闭上眼,努力不让那些单纯的快乐从模糊的记忆中消失。

后记,原先都算成三年了,改成四年。人老了,糊涂了。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年》有4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