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点啥

这些天忙得有点小转不过来。
但还是抽空在看网易上的新闻,新浪因为广告太多太慢而被我放到次次次席。

我觉得世间并不算很太平。年底了,讨薪的多了,我们这些进城务工人员也盼着年底能多发些钱,回去给爸妈多买点东西。
手机的漫游费,大家在争,争得你死我活。为什么这些国企不能把成本估算出来?为什么不肯把漫游的成本公开?不是他们算不出,而是不肯公开。很简单,公开了,他们这一块钱还赚啥子赚了?赚不了,给上面怎么交待效益?等等等等,环环相扣。天晓得最后会咋样。
前几天我刚说,有新闻采访的写好稿子,被采访者对着稿子照着念的。结果今天网易上的新闻就报出来了。
许霆案仍然是扑朔迷离。

于是逛了一圈下来觉得,公众的意识参差不齐,但总的好像在提高,所以人们对原来似乎是“应该是这样”的事情有了质疑。这是好事,但面对公众的质疑,一些企事业单位着实应该补补习了。不都说全球化全球化么,人们的眼界开阔了,老把人们和七十年代那时候相比明显不对么。

春运提前开始了,附近一家小店里开始卖灯笼啊对联这样的东西。似乎在提醒我们,嗯,要回家过年喽。
不过今年老妈估计没办法给我们做年夜饭了,因为饭店要给别人做年夜饭,店总是要照顾的是吧。我在想我回家应该去饭店里帮忙。我倒没啥,只是怕老爸和爷爷有意见。担心他们不理解妈妈,然后妈妈会很内疚不好过。他们也没错么,过年本应该在家里,而不是在店里。爷爷特别在意这个,到时候再说吧,要是有啥的中间调节一下就好。一家子还有啥不好说的。

我得想办法多赚点了,想到妈总觉得心里对不住她。
忙里忙外的。没有闲着的时候。多赚点,爸妈可以早点安心退休,去哪儿走走玩玩这样。

好在小妹蛮听话的。

谈到感情,LISA说,你怎么这么磨蹭啊?这么下去非把人急S。
我当然会辩解。
但背后我在想,这个时候应该咬咬下嘴唇,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在这个时候放出来的。面包和爱情。嗯,我的理想状态是,在我收获我的爱情的时候,我会烘焙好我的面包。
面包很重要么,越到现在越觉得面包重要。谁不喜欢老公开着大奔在环岛路上兜风?谁不喜欢住着宽敞明亮的自己的房子?

前前阵子,Lily问,怎样才算不急?
我一边吃饭一边说,你要去了解这个人,而不是想着争取他的感情。
她说,你这句话好像一下子点醒一样。
我说,精辟吧,醍醐灌顶吧。
她又问,你说像他这样的人缺少点什么?
我说,这就是争取他的感情,而不是了解他。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冒出一句这么经典的话来。
的确,我觉得我们都没有力气去在感情的世界中去无尽地奔波。感情的水只有一碗,玩多了洒多了,剩下的就越来越少。
了解一个人并不算容易的一件事,可也不算太难。

徒弟说,师傅你老啦,年青人应该知难而上,勇于迎接挑战嘛。
我说,小屁孩,等你像我这样的时候就明白了,这不是挑战不挑战。只是我想平平静静地,用手护着这一支小小的白玉兰,让它慢慢开放,散发无穷芬芳。

Copyright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