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慵懒

捱过10月的尾巴,现在是11月的前奏。天气么,非典型的厦门秋天。天很蓝。我跟着天气预报上的提示,加衣,减衣,厚被,薄被。H1N1已经四处蔓延,我有疑似感冒状态。
大体的总结应该是这样吧。

这个月好些朋友结婚了。昨天光哥请喝酒,在厦门的基本都去了。然后,非常可悲地,大家都是一对的,我是那个单数。好吧,哥去潇洒地泡夜店的时候,不要眼红哥啊。
月底联谊宿舍的mm也要结了。
嗯,这么看来我是剩男了?不过剩男还是有一大票的,急什么急。

光哥的酒局上,我们发现了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比如,何总是如何让老婆一动芳心的,比如陈老师怎么让燕子答应嫁人的。看来大家都很有两手嘛,这些招数都还蛮不错的。。比如叫着要跳楼,比如搞定家长。。虽然方法ws了一点,但效果看起来都不错。这些都是咱学习的好例子啊:)

后来大家说要闹洞房,于是在大家的死缠滥打之下,光哥和光嫂终于妥协了。而且是在酒店吃饭的地方,我们把门一关上,这可就是咱们的地盘啦:)具体不详述,教坏小孩子的。总之是筷子和可乐瓶的故事。大家笑得人仰马翻的。有视频哦,18禁哦。

要是能这样一直醉下去可真好。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