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大的生日

在公司,偷懒地写博。

这阵子的工作让我有两种感觉,一个是头疼,另一个是充足。这感觉估计会延续到五月份。
比从前在学校的日子还纯粹,家、公司,只要两个硬币,就在这两点之间不停地穿梭。从前在学校好歹多一个食堂么。提到食堂,要提及今天是厦大87年的校庆。但是没有回校看看,学校就那样嘛。朋友一句话说得好,叫生是厦大的人,死是厦大的死人。证明我们都蛮引以为豪的。

厦大一直在变化,好像是过年的时候,西村的路拓宽了。在很早很早之前西村的胖哥砂锅被拆掉,现在建起了很漂亮的教工宿舍。而在四月份之后,厦大一条街的店家就会拆迁了。去川一吃饭的时候,我问收银的那个胖女人说,怎么没什么人来啊?女人说,你也晓得啦。我想想说,哦,要拆迁了。女人又笑着说,是啊,这里都是你们的回忆啊!我敲着桌子说,对啊,我八年的青春啊。

我在想着我要时常来了。我虽然我希望学校能越来越好越来越现代化,但我确实不希望一条街被拆。因为我觉得,这条破破的小街确实承载了厦大的一些东西。就像99台风之前的芙蓉湖,以及南光一条街,以及大榕树。南光一条街和大榕树已经成为历史名词,如若不是师兄提起,我甚至不知道曾经有过这样的地方,有过这样的故事。厦大一条街,亦然跟随他们的前辈,也要成为字典上的注释的时候,我开始怀念它。以及和它相关的一些词语。比如林家鸭庄、比如菲特(后来成了阿唯得)、比如大肚子老板的麻辣烫、比如量一次身高加体重五毛钱的老伯、比如晓风书屋……这照片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了,看上去萧条了一些。那几株凤凰树,估计也会随着地下车库的建设而随着小店一块搬迁。

大家似乎都偏向于怀旧,所以当这些已经或是将要离我们而去的,我们会感慨。当你尝试伸手去抓些什么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是那么的无能为力。当你去尝试回忆的时候,就发现好像过去的岁月是如此美妙。于是就有了文字和相机,去记录些什么。等到以后走不动路了,再阅读起来,是不是会泪眼婆娑呢。

Copyright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