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

夏天,如约而至。只是街上的mm还没有如想像那般很迅速地随着气温的上升而改成诱人的吊带。坐在快1线的最后一排,拉开窗,也只有那一排可以打开窗,怯生生地把手伸出窗外一点点,任凉风从指间恣意地掠过。

晚上腐败团去川一吃活鱼。晚上的活鱼好像不错。有的小妹五六年来不曾换过,想来都快和公司的阿保差不多了,还是四川的活鱼养人哪。再下去是不是要改小妹叫“大姐”了?

mm说你今天还会遇到同学不?我说哪知道呀。于是在厦大南门附近居然碰到wxy,那个肌肉男我还是盯了老半天才确认此人正是00级肌肉男wxy。画外音,那时候,我和肌肉男的距离只有零点零一公分,肌肉男终于辨认出我来,于是我俩就“嗯~~~~”了一声。他那样子像是有急事,匆匆和身边的同伴离开了,并没有搭上话。

学校里寂静依然,依然有漂亮mm躺在丑男甲的大腿上。于是十分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地嘀咕了几句,然后余光就看到丑男甲抬头四处看是谁在说他。于是赶紧闪人
三个人在圆形舞台边上坐着。那是黄金座位啊。贵宾席。
初夏的夜晚实在是舒服,我傍晚的时候刚洗了个澡才出门,小风吹得我情不自禁地赞叹我的皮肤之细腻紧绷红润光泽没痘痘有弹性。cong和mm大呼“你赔我的晚饭!”,哼,少见多怪。。

我们也算是忧国忧民了,比如大学教育问题,相亲问题,老人问题,假期旅游问题,这个都是我们每天在思考的东西呀。
比如我痛恨了三个学期的普通物理,那玩意儿我们计算机系的学那些做甚。离散和算法不好好学,学什么质子中子电子,从微观的角度算大气压强之类。搞不懂当时系里是怎么想的。

是非成败转头空啊,都是过去了。看今朝吧。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