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山尽是杜鹃花

这年头若不当个标题党估计很难在论坛里立足。so, 是这个标题。通报今天的云顶山之行。我们部门以爬云顶山活动来纪念和岚见面四周年。咳。自恋yy中。

起床,把昨天晚上弄的鸡爪放进大包,然后把神奇的水也放包里。八点十五出门。大家约在同安小西门见,于是621路公交,4ko。一个半小时之后,我在小西门站看到了刚刚下车在左顾右盼的lisa。今天有大人物来,警察叔叔们上街检查,于是可供游客们包车的小面包都隐藏在不为人知的小角落。人员到齐之后,我们还是找到一部绿色的6292小面包,70ko,奔向云顶山。

在和户外俱乐部的帅哥们打过照面之后,我们拐上了七拐三十八弯的盘山路。小路并不宽,但看着像是刚修不太长时间,很平坦。但有点小陡。20度到30度的斜坡,不停地走了20多分钟吧。司机说,四川的路比这要难走多了。连小李都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看来司机是比较有生活体验的。

一路上还看到很农家的东西,闽清的乡下些的地方也是这样的。梯田、猪圈。只是闽清应该没有什么地方种茶。而且路上还闻到非常好闻的柚子花的香味,很舒服的味道。

我们下车开始从小路往上爬,我的手上没有提东西,背着包,所以上山是很happy的事情。在小城里爬山也是常事了。这个季节是杜鹃盛开的时日,而云顶山正是满山杜鹃。有白有红。甚是好看。千字不如图一张,上图便是。

白杜鹃

采花贼

咳,点开上面这两张图的链接可以看到比较好看的大图。小ps了一下。效果么,自我感觉良好。虽然相机烂了点,但可以后期加工一下嘛。

山是越爬越高,人是越来越喘了。回首看看路,还是风景这边独好。

云顶山 -巴巴变免费相册

 一同登山的人还是不少的,像小蚂蚁一样爬着。要到山顶啦!

传说云顶山原先是个土匪窝,于是在山顶上的小堡上的时候,我忽地冒出一句“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好个土匪!连lisa也被其它一块登山的笑说要抓起来当压寨夫人。我昏,怀疑那厮是水浒看多了或是西游看多了。要么是土匪抓人当压寨,要么妖精抓唐僧当压寨。

在山上,远离城市,对于城市人而言,那是放松和消遣。但对于生活在那个地方的人们而言,那却是另一种生活。经过这些地方的时候,我无不例外地在想着,他们的小孩上学吗?他们怎么与外界联系?学校在哪儿,他们能用上互联网吗?城市中的人们可能很难想象山中的生活。小时候我却很真切地感受到这些。小时候睁着大眼睛看着火车来来往往,想着家里为什么停电的时候火车上却有电。没有电玩,就是在山里玩,烤地瓜,捉鱼,养蝌蚪,养小虾,然后也有非常大胆地寻找神奇的小路通向未知的地方。看着对面山上的稻田从绿的变成金黄的再变成土黄的,听着竹林听着公鸡打鸣听着青蛙叫个不停。似乎就是那么一道小小的闽江隔断了往来。so that’s life~
来到城市中之后,生活品质不知提高了多少,但却也失去很多。有的城里的孩子甚至没有见过活的牛羊鸡鸭。不知应该是幸运还是不幸。

吃东西了。大家开始啃鸡爪。明智啊。果然是好吃。
小罗叹,怎么忘了带两副牌打八十。

不知名的鸟在很大声地叫,也许在抗议飞机离它太近,吵着它中午的美梦。

 山上的风吹得很舒服,但这毕竟是厦门离太阳最近的地方,海拔有1100多好像。于是回家之后发现晒红了鼻子。

边采蕨菜边下山,在同安城里吃正式的午饭,我却撑得吃不下什么。不过那家饭馆东西是真的便宜啊。一大锅汤才5ko, 份量是灰熊的足啊。还有猪舌,也炒得很好吃。我大呼感受到了同安人民的质朴,后悔不该贪嘴吃了一大堆蛋糕。

下午五点半时候回到家。确是有些累了。洗洗身子,整理了下相片。hooo,照片拍得不太好。相机跟不上呀,有钱了考虑换个:)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