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兔子

今年过年基本在家宅着。一个原因是同学朋友基本各有男女朋友了,号召出来不太容易。一个是去亲戚家基本是被教育的。防不胜防,也烦不胜烦。所以给自己一个非常好的宅的理由。

下午时候去见了下兔子。
兔子基本还是老样子。老发型老身材。她问我说,生活开心和赚钱之间,你更倾向于哪个。我说赚钱。因为没钱是不开心的最大来源。人的欲望是这山望着那山高。你看着别人有,自己没有,就会心理失调内分泌失调。所以赚钱是王道。等到像史玉柱那样的大神了,再来感叹“有钱未必开心啊”也不迟。

我说人的不自信的表现就在于“想当年”,因为当年享受到的待遇,现在没有。

和兔子聊起来,聊聊过去。隐隐看到对过去美好时光的无限留恋。
不过我想,那的确是太远之前的事情了。JM能给表弟表姐拿出一堆鲁迅朱自清的文章,一篇篇地和郭敬明的《最小说》之流对比,好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大师”。我已经做不到了。

其一,我这方面的修养的确没有文科班出身的JM高,书没有他们看得多那是肯定的,《红楼》到现在也未曾读过。
其二,《荷塘月色》那样“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这样的文字已经离我的生活太远太远。我已经不能背诵以前的那些名句诗词。现在的生活是世俗的。文字之美,也许在我温饱思淫欲之后,方有它的品酌空间。
其三,我尊重郭敬明他们,他的一些文字让我们这些人看起来很耸,但他们的确是这个时代小说的象征。就好比我们当年看的金庸古龙,还有现在看起来肉麻得不行的琼瑶一般。他们都算是一个时代。再者说了,我们看不起郭敬明的文字,但人家靠着这文字住了传说中的汤臣一品。我们看不起的,是不是那颗酸葡萄?最起码,这个人的个人营销是做得有够棒了。

我问兔子说,家里催婚没有。她说,我要是过三十岁还现在这个样子,你一定不能像别人那样笑我。
我说,那怎么会。估计那时候我忙着奶孩子,才没功夫笑她呢。我那时候一定会向她介绍创造人类的快乐,不仅仅是结果,我们要更享受创造的过程。。 😎

不晓得下回见到她会是什么样。希望她过得开心吧。有自己的生活方向,多宽容,多知足常乐。

Copyright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