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手表

人像是颗机械手表,劳斯当顿,侯总说的八钻八星。
睡觉的时候上满发条,当重新躲进被窝的时候,我感觉这发条恰好在最松的那一刻。

我在网上晃荡。
兔子说,如果现在哪个男生穿灰色毛衣,淡色衬衫,深色牛仔,抱着吉它唱起《小宇》的时候,她或许会答应嫁给他。
女人要的,其实很简单么。

无数的人问我呢,罐头你元旦做啥子去?回家不?
元旦可能不回了,没几天时间。长假再回去吧。转眼又一年。

做机械手表是幸福的,因为有人会想着给你上发条。
今天我想让别人帮我上发条。不过我只能假装我是只自动手表,晃荡晃荡又可以跑得很欢。

看《大电影2之两个傻瓜的荒唐事》,不太值得去影院看,不过有的情节还是很逗的。
看完还是没有上发条的感觉。

然后去朋友们的博客上转了一圈,发现大家都过得蛮好,没见着有更新的。
想起《小宇》还没有听,于是下载回来。hello kugoo之后,歌儿就回来了。
但实在不适合我今天听。没有啥原因。觉得怎么心情怎么会这么low,越是到这个时候,越是想找个贴心的家伙聊聊,大家都各自有各自的发条么,于是陷入一个漂亮的whie(1)循环。
今天我应该请假,去街上逛逛,晒晒太阳看看美女或许心情会high起来。

joyious贴了在北京的新房,很小,但因为有人而感觉有冬天浅浅的温暖。
连狗的oracle换了办公地点,不过还在村内。好像还在减肥不止。好像没有看到连嫂的痕迹,狗狗要努力傍个小富婆呀。还买了个空气加湿器,不过这样的南方用不上。
北京下了很大的雪。我没有看过雪。但是我想看雪。
RT向我描述第一次见到下雪的样子的时候,我眨巴眨巴眼睛,馋。

大电影2里说,人至贱则无敌,我们就是三贱客。不过这个情节我觉得莫名奇妙。
好吧,就算你说的是对的,另外两个无敌贱客在哪儿?没人会说自己是贱客,人们也不喜欢做剑客,独来独往的,酷么?酷又不能当烤鸡吃。

发现写了博之后,心情舒缓了许多。
今天应该写一整天的博。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