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之不爽事

今天回家,先坐福州车,再转闽清。
可是在转闽清时候车上发生一件不太愉快的事情。

福州西客站估计和哪家保险有勾结,基本上算是强制把保险卖给旅客。然后司机和乘务应该不是吃好处的那个人,但他们也是被逼得把车票和保险一块卖。其实也就一块钱的事情。如果有人真要来调查,应该也是可以摸出一些潜规则的。

可是呢,后排一男的就不乐意了。为什么我要买你的保险?
然后就和司机吵起来。而且开骂。而且骂得很难听,非常难听。用福州话骂的。
司机一直在解释说不是他们要卖。
可是那男的就是骂。
然后居然、居然冲到司机边上准备打架。
然后那男的老婆赶忙拉住那男的,不然肯定得打起来。
nnd要是有摄像头,肯定又能掀起一阵人肉搜索的狂潮。

我当场石化以及风化鸟。
在福州城区满大街地打着广告说建设文明城市。可这让我碰到这事的机率是不是大了点了?
我的感觉就是,福州人太烂。男人烂,女人虽说拦住这男的了,但还是跟着男的一块骂司机,也不是什么好鸟。你装什么横啊。有本事搞部四个轮子的车把老婆孩子接家里去啊。犯不着在这为了一块钱和司机、和全车的人过不去。明眼的都看得出来,这司机和乘务只是个跑腿的。你要真想较这一块钱的真,就上法院告去。

福州人就是喜欢装横,葛格最讨厌的就是那些穷装横的了。横不要紧,你得有本事横啊。
比如那些在老婆面前装横的,那是鸟人,最鸟的鸟人。外面灰溜溜的,回家横,算啥啊,脓包。
开着两个轮子的摩托,就好像自己开上了悍马一样。飞得和F18似的,见到人还特地按个大喇叭。
四个轮子的,有些也是,有事没事就按下喇叭,以示自己的存在。
说这话也许有人觉得有点“吃不到葡萄”的意思,但我的确不喜欢这种人。没办法,我脾气就是这样,无条件地bs这样的人。

不幸中的万幸是,那个准备揍司机的人,没有在闽清下车,而是在中途就下了车,说明不是闽清人。
我看到他脖子上挂着的金链子,我只能用大便黄的颜色来形容它的耀眼。

Copyright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