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黄很暴力

今日新闻云集:云南的一个大二被包养的女学生雇凶杀人。阿朱刘涛嫁给了比她大的广东富商。4天后KDE4就放出正式版了。
但都不是最火爆的。
最火爆的是这个:

在互联网上第一个就此事发帖的是猫扑网友“咯咯咯”,她在当天晚上7时40分发出一个名为
《今天晚上的新闻联播很强大》的帖子时说:“都看了没?说网络不良视频节目的那条短新闻:采访北京市的一可爱的小学女生,她说:‘上次我上网查资料,突然
弹出来一个网页,很黄很暴力……我赶紧把它给关了。’当时我正吃饭,忍不住笑出来,很黄很暴力,很好很强大。小女生是不是个mopper
啊?”(mopper:猫扑上的成员叫mopper。)

此帖一发出,马上受到一部分人的关注。网友“pinkbabyfeifei”跟帖
说:“我也
看到了,当时都笑了,哪有很黄很暴力的网页啊。”而“丐帮小叫花子”则说:“这个小女生竟然能够分辨‘黄’、‘暴力’,很有发展潜力呀。很黄很暴力!”网
友“irissun”则跟帖称:“我也听到了,差点就吐了!小女孩怎么就知道那样的是很黄很暴力的呢?奇怪了。”

然后猛砸这里可以看到cnbeta上的原文。

这年头,谁不知道新闻是怎么做出来的哦。一个镜头的拍摄通常至少要有四个人。一个是被采访者,一个是举着麦克风的记者,一个是扛着摄像机的记者,而还有一个,则是拿着稿子或是大字提示板站在镜头后面的一个人。小时候还很逗地看到县电视台采访某领导。然后领导装着很牛叉,一边在看书一边回答问题的样子,谁不知道那稿子夹在书里的哦?装牛叉。
而且现在的有的记者哦,想的不是客观、事实这些。而是“火爆”。

这些记者们通常心里都有答案了,他们会采用一种“引诱”式的提问方式,这个和心理暗示有点相近。
比如他们不会这么问“你对吐痰怎么看?”,而是问“你对随地吐痰怎么看”。这个“随地”已经带有贬义了。大家都是九年义务教育出来的,怎么会不知道书上讲随地吐痰不好。
或是会问“你觉得随地吐痰好不好”,而这个“好不好”,更狠,看起来还有Yes/No两个选项。但一般人回答一定是原先设计好的。

如果看到一些刑事案件什么的这种提问更普遍了。比如问,你在杀人之前知道这是犯法的么?
这不是屁问题么,知法犯法这不是罪加一等。所以犯人就算是知道杀人犯法,他肯定会说,我不知道啊我被关进来了才知道犯法。
所以这样记者画外音就可以说,法盲的悲哀云云。

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但这个“很黄很暴力”的小学生,只是被人带着。她没有说“不”的选择。她是好学生,好学生是听话的。
记者可以站在班主任或是校长的旁边,先问,“你经常上网吗”,然后问“上网一般做什么事情呢”,然后问“你知道网上有一些很黄很暴力的网站吗,比如会突然弹出窗口这样子的”,然后再问,“这种网站你有碰到过吗”,然后再问“你是怎么碰到这样的网站的,当时你又是怎么处理的呢”。OK,记者得到了他想要的。这个片段可以反映这些不良网站对祖国未来的危险犹如一个核弹头,统统要杀掉,我们要保护接班人不是。
或是,他很直接地说,小妹妹,一会儿我会这么问,你这么回答就可以了,晚上我们会把这段放到中央台。

小学生没有选择权,她只能这么做。她是好学生,自然要听话。

网上在批,小学生空有学习好有什么用,撒谎不是好品质,以后肯定没出息!还三好生呢。
我摇摇头。是她没有权利选择。她只能接受,因为她的力量不够强大。就算她懂得道理,她也无能为力。因为在这个地方,有比她更powerful的东西。
试想,你叫Bill Gates说说这句话?或是叫拉登兄说说这句话?

和谐社会,不应该只是这样。自由是在一定条件下的自由。
但这样不顾一切地扭曲,网民们的情绪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就像周老虎、PX事件一样。有一些不符道理的、或是不好的东西,一些人才更想着去封掉。皇帝的新装。

中国太大太难管。有些人是聪明理智的,他们接受了各式各样的东西仍能明辨是非,但不是所有人都这样。
所以言论是要控制的。不能放得太开了。
但好网站你怎么封掉了。视频网站要国企才能办,最近google toolbar的站点和google拼音的站点电信访问不了,flickr封掉,youtube岌岌可危,v2ex封掉,zola的博客,全球最大的blogger集散地blogspot,全球最大的域名商godaddy的虚拟主机,还有很多很多。
只能轻轻叹叹气。

GFW,固然,很好很强大。但只是徒增加了我们访问这些网站的成本而已,技术上总是可以跨过这样的防火墙的。

可怜那个小妹妹,无缘无故地被mopper们恶搞了一番。如果她真的经常上网的话,应该会看到这些讨论,不知道对她的影响会如何。
我们要宽容地对待这个小妹妹,而应该审视起在镜头后面那个举着牌子的人。

Copyright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