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啦

辗转回到家了。家里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冷,但比厦门要冷是肯定的。早上没有太早起床,很舒服地赖着。赖到觉得要起床了,才想着起床。要是小时候爸妈一定早就叫着起床干活了。鸟儿长大了翅膀硬了管不了了么,咳咳。

早上还是有任务的,买春联。于是我跟我妹就上街转悠去了。
春联当然要现写的比较好。外婆家的春联都是二舅写的。我们家的字一般是到街上买现写的。我怂恿妹说,你写毛笔字去吧,来年我十块钱请你写春联。
买春联的人不少,要排队。一解哥也来了几个,听着像是要买给排长的。过年过节总是要小拍一下马屁的嘛。

我挑了一个贺岁的,一个写平安如意的。一个贴大门外,一个贴祖宗牌位边上。
我希望平安如意么。回家贴。
然后搬来梯子,很仔细地贴。爸还嫌我贴得慢。我说又不是考试又不是怎样,贴仔细点好。

今天是小年么,于是要祭祖的。吃的喝的摆一桌,贴上红纸,烧柱高香,放挂鞭炮,跟祖宗讨个保佑。讨考试考高分,讨发财,讨早日娶上漂亮老婆的,各人各样都有。我讨平安。平安比啥都好。

过年总是可以很放肆地去逛去玩。但过年现在对我来说,是不多的可以看望老人的机会。
晚上去姑婆家小坐。姑婆在看叔叔他们打麻将,拉我坐在她身边问长问短。家里的老人们不像城里人有什么活动中心,打打麻将恐怕是他们唯一的消遣了。

在家里听硬盘上的mp3,居然听到一首《粉红色的回忆》,我的真主阿拉上帝以及菩萨啊,这是哪个年代的歌呀,不是上次跟朋友去K歌的话绝对想不起来,居然在家里还翻得到,老妈或是老爸还真能找。。。我妹的话,不太可能吧。这歌的年龄比我妹还大许多。

小城的街头还是蛮热闹的。满街都是人。感叹,听到满街的闽腔话的感觉怪好的。

Copyright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