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的博及其它

意外有人从小鱼上翻到我的博客及QQ。于是据这位同学声称花一天时间把我的博文看完了。一定看得不仔细,因为华仔怎样也用了三天才看完来着。太不尊重俺的劳动成果来着。

悠悠说,你咋还不更新博客,晚上写一篇吧。
可惜我打小时候老师要求写日记也都是有一篇没一篇的,最后东抄西抄地凑足数目交差。要是让我每天都写博,除非说写一篇博就让乔妹亲我一口这样,那写起来多带劲儿啊~~

我更愿意是想写就写,不想写就晾着。为嘛要天天写呢。
天天写这类型博客的人,严重怀疑是闷骚型的,白天不说话,晚上就开始balabala地在博上海侃了。
leslin说,你的博是给谁看的。
我说谁爱看谁看去。我只是记录想法和生活而已。等哪天时候打印成书,书名就叫《钢铁是怎样被腐蚀的》,或是叫《那年与乔妹风花雪月的往事》,或是叫《记一个牛叉的罐头》云云。

近119了,我在想着怎么和大家伙儿过。今年小邓子回厦门招聘,刚好凑上119,难得啊。
出海去吧同学们。天气这么好。应该出海。出海好啊,钓几条大鱼上来水煮红烧丰简随君啊。

最近事情变得复杂起来。甚至有些都在我的意料之外。
管人可不是那么好管的,特别像这样创业型的地方。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想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挡住我前行的步伐。方法有那么多,可以学习的大牛有那么多,很多东西都需要我去积累、学习。
你想让一小菜鸟去主导整个片区,那估计跑起来有点乱。
我这么聪明,学啥不快啊。我对自己还是相当有信心的,事情很多很乱,不过总归是往好的方向发展。这是大家都愿意看到的。

yifei问我,如何用电影安慰失恋的朋友。
我说没招。最近都看的是爱情电影,容易二次刺激人家小mm。
最后得出的结论,yifei说,我看我还是去峨嵋山吧。
我说,慢走不送啊师太。。

失恋有啥好治的。该哭哭,该闹闹。
失啊失啊的就失习惯了。

晚上和同事打桌球。手风不顺啊,早早下台回家歇着。打了半局好球而已。肯定是那根杆有问题,出球就觉得方向不对。你们等着下回老子切你们啊。

Copyright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