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在吼

这应该算是初冬了吧。十一月底了。厦门的风渐渐开始大起来。白天都能听到外头的风在呼啊的乱叫,巴不得要拱进办公室。办公室就真有它想要的东西么,拱进来也没什么好拿的,电脑几台,纸张几片而已。
晚上这小风吹得更猛了。下楼出门,夹紧外套,低下头向公交站一阵猛走。看着路灯映下的匆忙身影,不知道这算是什么样的日子,好也谈不上,坏也谈不上。来不及再瞎想什么,爬上616,找个靠后的位子,抱好包,扭头开始打盹。

在车上其实很好睡。到家乐福那站至少要花个半小时的时间,打盹最好打发时间了。根本不用在意边上的人如何在意你的睡相。心理学上说,在车上打盹就是某种半催眠的状况,所以一定会在快到目的地之前醒来。但是,实践曾经证明,还是会坐过站的。尽信书不如无书啊。

生活如同旋转的陀螺一般飞速转。不过很难想像当它停下来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的。每天总会遇到这样或是那样的鸟事。工作久了总会疲倦,总想好好休息喘口气。这时候我和大刘两眼一对,就晓得这句话实在是太假了。东西做出来才有得休息。可,东西是做不完的。慢慢来吧,金融风暴之下,没翘掉已经是万幸了。

晚上回来看PB,很刺激。唉,这PB什么时候是个尽头啊。没完没了了这。
静下心的时候想想七七八八的事情,找找许久就想找的歌来听。
比如那首,亲爱的那不是爱情。一直在街头巷尾的手机里,或是家乐福听到这首歌。
再比如那首,稻香。周董,就快成老周董了。两首都算不错。

上周给孙妈妈打电话来着,然后跟她的三岁儿子琦琦说话。然后第二天琦琦居然要打电话给我……说要和刘属熟讲话。好吧,我已经是刘属熟了。刘葛格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琦琦的声音太嫩了。啊呀一听就是我喜欢的那种。我一定要教他怎么看美女,嗯嗯。

在床上码些文字。淡黄的灯光还算柔和地铺在枕边。
谁能够将天上月亮电源关掉,它把你我沉默照得太明了。长腿莫文蔚这样唱。但其实小学的时候语文老师就常告诉我们说,要利用反差。阳光灿烂的午后,才更能体现主人公内心的感伤。人多的街头,才能体现主人公内心的无助。通常人们是会知道自己是在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很多时候却是庸人自扰,把原本不是问题的问题当做问题,结果把生活搞得如何一只猫摆玩过的毛线球一般。
事情通常没有想像中那么复杂,敢去做大胆去做就是。做了就别后悔。工作、生活、感情都是这样。把自己蜷成刺猬的确不会受伤,可那样永远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永远不会得到想要的生活。

窗外风大,关好窗,睡觉。

Copyright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