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叶红了

在厦大的时候,你一定会听到这样的一首歌。吉协,亦即吉它协会的会歌。传说中AppleMan弹唱得最好。
有人说这是厦大原创的,也有其它校的人说是他们原创的。在我看来,一定不会是厦大原创的。因为,厦大的枫叶,嗯,我没有在哪儿看到过。就算是在这样的深秋(或是初冬?),你看到的也只是满眼的绿。当然有的地方会杂着一点点黄。

周六晚上,莆田女做了晚饭。于是我放弃了煮稀饭的想法,回了厦大吃夫妻面店。周末,我总算是有些闲暇时间,于是在别人看来是很浪费时间的举动,我觉得还OK啊。
厦大风很大,但依然可以在一条街看到穿着很短的裙子的女生。于是我判断她们大多是中学生。
身材不错嘛。我在脑子里狠狠地YY了一把,然后穿过广场走向白城。

这种天气吉协会出来唱歌么?他们好像,嗯,在周几唱来着?
他们通常聚众在鲁迅像前,拿一支红桶,在里面点上蜡烛。
红色的水桶照映出几个年青的脸庞。
为什么我要说年青?好像自己是老头的样子。
当然不是这个原因,那是因为我见过的那几个唱歌的,脸上都泛着青春痘的光芒。。。
……
好吧,我承认这样诽谤人是不对的。

他们会唱些崔健的歌,花房姑娘。还会唱些我听不明白的英文歌。
唱得不算好。但我却很喜欢这样听。当然现在我也会弹着唱上一两句。

很多歌儿,人们都会唱,但这首《枫叶红了》。却只有在厦大里待过四年的人,才有可能听到。我无疑是幸运的。
所以我愿意把它当做这30天“拼博到底”活动的开端。
哦对了,接下来的30天里,我会尽可能地写关于我听过的音乐的文章。每天一篇。

走在归乡的路上,激情震荡在我胸膛,
想起你的深深情,热泪难禁脸上挂;
去年别离我曾对你说我们会再聚首,
在那枫叶红菊花黄的时候…
如今那树林的枫叶红了,如今那山上的菊花开了,
我欲归去,归去,归去回到你的怀抱里…
我知道你不会把我忘了,
我知道你会想我暮暮朝朝,
迎着秋风,我奔向归途…

歌词很潇洒,但未必每个人都可以像歌儿那般潇洒。
这般潇洒的人,古龙笔下的那个,我当踏月色而来的那个,会有么?
不行,那人没有这歌里那般纯粹自然。

没有见过香山的枫叶红是啥样子的。
应该努力创造个机会去,然后还要去加拿大看。然后飞回来的时候,才能很自豪地非常应景地唱,我欲归去归去。
民谣大都怀旧,所以他们唱归去。
过去如此美丽,恍如匆匆一梦。

跌跌撞撞到现在,也许看清楚些什么了。
《枫叶红了》,给你们。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