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与生存——李开复、蔡文胜在爱特咖啡的分享笔记

内个什么,每一次学习都有不同的收获,前天大牛李开复和蔡文胜到爱特咖啡和朋友们做分享互动。报名,然后抽中就去了。

其实大家问的水平普遍不高,倒是华大的王晶老湿准备得很充分。
简单做了下小笔记,总结一下酱紫,基本不是原话,我提炼了一下。

====== 我是无聊且性感的分隔线 =====

首先蔡文胜提到首先要养活自己,借大平台的力,顺势而为。

他在微博上看到的是媒体,负能量比较多。而微信正能量比较多,朋友圈里看到的是美好的生活。所以他更看好微信。微信上的机会很多,手机游戏的接入(其实这时候我想到的是MUD), 线下的商家平台等等。努力做平台基础上的创业。他是第一批在微信上发起微博活动的,从而积累了几百万粉丝。而现在微博的活跃度在下降,他提到一个数字是微博的活跃度目前是20%,唔,比我想像的要低。当别人在做微博的时候,你要赶紧去做,现在微信流行了,就要赶紧研究微信,先进入市场的才有可能赚到钱(我猜老蔡的言下之意是“现在要去做微信营销了哥,还在微博上混?凹凸啦”)。

然后提到需求。他鼓励大家去发现需求、迎合需求。而不是去创造需求,“只有极少数的天才”才能创造需求,比如乔布斯这种。

关于产品这块,老蔡简单地回答是这样的:你的用户规模能有多大?行业发展如何?是向商家收钱,还是向最终用户收钱?
关于团队,老蔡讲说,团队要能互补,快速把产品做起来,你首先要证明产品在小规模情况下是可行的,然后才有大规模复制的可能性。

然后李开复姗姗来迟。后面就两个大佬分别回答大家的问题了。

首先是介绍创新工场的投资风格,说创新工场是可以从种子开始,一直投到B轮。

他也谈了对需求的看法,最好是创业者自己有需求,这样的需求至少不会是“假需求”。深入地做好它,想像未来能做什么,提前做好准备。这点上倒是和老蔡的看法相当一致(这不废话么)。

关于旅游,开复说如果要带朋友去台湾玩的话,一定会带去佛光山(好吧我也要去,台妹甲乙丙丁要等我啊~)。希望能让朋友感受到台湾的人情味,带朋友看到平时看不到的东西,比如路边摊、排档、夜市等等。对于目标定位于服务学生群体的台湾自由行,他不看好。因为学生群体对旅游市场的消费能力有限,不好赚钱。
首先应该证明这个想法是能赚钱的,然后再考虑扩大。
而他对个性化的深度的旅游产品还是比较看好的,小众,但能赚钱。

然后他推荐了Paul Graham的一篇文章How to Get Startup Ideas,英文在此,然后中文版在这里。 (ps,当天活动中我的这条微博转发量仅次于李开复自己发的一条。后面观察到另一位朋友引用蔡文胜的一句话被老蔡转发了,转发量更高。从中我更坚定地看到一点:新浪微博上的朋友还是比较迷信权威的,新浪微博的媒体属性昭然若揭,所以那些一二三四线明星发一个“哎呀”都会有几百条回复是很正常的 😐 )

然后他在第二天的时候概括了一下是这样的:

【如何找到创业点子】1. 从现有需求出发;2. 从拥有少量客户的大业务,或拥有大量客户的小业务出发,逐步扩展;3. 随时留意身边机会;4. 开发用户尚未表达剧烈需求的领域;5. 关注用户而非竞争者;6. 不要忽略看似无趣的点子;7. 从熟悉的领域出发;8.多与身边人交流。

关于社交,大佬们认为应用社交网络和打造社交网络是两码事。目前的阶段应该努力利用现有的社交网络(网络、手机通讯录等)来打造自己想做的事情。也说到垂直网络社区也还有一定机会(但我觉得言下之意是现在已经不是主流了)。

谈到腾讯这些巨头的“微创新”的山寨能力的时候,说一个产品不可能又广又深,一个产品、一个团队的精力都是有限的。要关注用户需要什么东西。

然后有朋友问到他们对“比价”的看法,很明显的回答:不看好。和互联网环境有关。

然后也有谈到关于移动支付的话题。说在中国现在的环境下,做支付非常难。说微信不太可能把支付再开放出去。他们对线上支付感兴趣,比如游戏支付之类。然后小公司试图做移动支付标准会非常困难(其实小公司做任何一个标准都很困难),但会看好基于支付的一些增值服务。

讲到大学生创业这回事,开复表示不支持。两个原因:1. 中国的教育是应试、僵化的教育,在这种环境下出来的学生实际能力不足;2. 中国的互联网环境比美国恶劣。所以大学生创业成功的可能性非常低。他推荐学生多去公司实习,先积累行业经济,再储藏机会创业。

关于创业的想法,这点上大家是比较有共识的:想法不值钱,关键看怎么做。

后面的问题就更水了,没记。

====== 下面才是个人总结 ======

需求有真假,怎样才是真需求?从自己、从身边的人,他们做某件事情上碰到的问题才是真问题、真需求。拍脑袋出来的“这些人有的需求”,需要证实或证伪。
赢利能力是判断一个商品好坏的标准。这里我说的是商品,而不是产品。你做出一个东西来,一定要有人要买,卖得出去,不亏本才行。李开复和蔡文胜在互动中也多次强调了“活下去”——也就是一个产品赢利的重要性。一个好产品,但卖不出好价格,仍然不是完善状态。公司和互联网产品亦然。公司被投资,于是就会有“估值”,但公司是否能自已赚钱,证明在小投资情况下能赚钱,在大投资的情况下才有可能赚更多的钱。不然别人投你不是把钱丢海里去了?
我观察到的是仍然有很多创业公司不了解Lean Startup。至少我看到的成功的互联网公司,也许他们没有真的读过那本书,但他们实际上做的事情,是非常具有Lean的精神的。

仍须努力。 😉

Copyright ©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理想与生存——李开复、蔡文胜在爱特咖啡的分享笔记》有1个想法

  1. 好文 “谈到腾讯这些巨头的“微创新”的山寨能力的时候,说一个产品不可能又广又深,一个产品、一个团队的精力都是有限的。要关注用户需要什么东西” 想到我们自己做得东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