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

今天是冬至。加班中度过。小广约了下午打球的,所以早上就把球带去公司了。
天气很好。

厦大的年轻人啊,打球很凶悍的说。个个都肌肉男啊。撞不过。
但回来的时候发现白城的阳光实在是舒服啊。拿我的小破手机拍了一张下来。

这就是厦门,2008年12月21号,农历冬至,下午四点半左右的白城。

小广的同学拿支烟给我说,抽不?
我说我很乖的,一般就抽个南京啦。
大家笑,然后谈起那个抽南京九五至尊的局长(或是副局长)来。1500一条啊,nnd,这抽的是人民币还差不多。还是百元钞那种。他们估计不是拿什么烟叶去烤的,指不定就拿百元钞去烤的。

酋和adi估计在做那个神奇的OA,我没体做了,两天时间做个OA简版出来……如果我不在现在这家公司,肯定是有时间玩这把的。可惜。
很多事都是这样的博奕。你有了一样,就注定要失去另一样。这世界就是这么残酷地充满着鱼和熊掌。有些人很有信念、信仰,于是他就一定会失去很多。虽然知道自己要去注意,去收敛,去低调,闭上嘴做事,言多必失嘛,不过还是偶尔会祸从口出。好吧,祸就祸吧。

总觉得自己是好人,但其实骨子里不晓得有多坏。呸。
无所谓了。醒来自己还活着,于是很开心地去上班加班去。晚上回家还能睡得着,好事。

MO离世,虽然他算不上是神奇的老总,但总归是在努力向导A公司往一个一流企业的方向上前行。liky和我说这事的时候,我竟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震惊。
虽然我对他们的管理很有意见,但我还是很清楚地记得,当时我还是个进公司三四个月大的小屁孩,和他谈起公司的一些现状和我的看法,那是多么幼稚的想法啊,但他还是很耐心地坐下来和我一块聊。就凭这个,我觉得他真的用心在做事。所以我尊敬他。
下午他上路了,愿逝者安息。

Copyright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冬至

冬至,据elyssa称,这是人第一次感觉到冷,但不是最冷的时候,所以人感觉冬天到了,所以叫冬至。
老妈说,做汤圆?太简单了,拿元宵粉,一边慢慢加水,一边揉,这面就成了。我说,以后有老婆了再让老婆手把手地教我做。
妈又说,你要是没有什么其它的东西拌,就拿饼干,弄碎了蘸。
瞅瞅,这就是群众的智慧。我光知道用花生啊芝麻啊糖啊这些的,要磨成粉这样蘸着吃。我妈还想到用饼干,真与时俱进了。饼干多好啊,又甜又香。

不过中午是elyssa请的客。在那个叫佳丽的。午茶,39一个人,我们三个人吃。怪爽的。好多小点啊。我已经很收敛了,不然我可以每个小点来一样。统统吃完。
佳丽的mm们长得一般吧,还涂了很重的眼影,不好看。还是我们乔妹好看,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
不过汤圆等得有点儿久,elyssa直叫,汤圆汤圆我要汤圆!
酒楼还是蛮聪明的,用姜汤来煮汤圆。这样暖身么。

不过暖身而心,关键是要暖心么。暖心的,才是由内而外补血养颜。

晚上还很好奇地去了一个基督教的教会活动。这个,了解了一些他们的世界吧。比如这个我们说的耶稣,实际上是上帝的独子,上帝不是耶稣。上帝有名字的,叫耶和华,都姓耶。。上帝的儿子投胎到以色列的某某某家庭。在这个教义里面,世人都是有罪的,但上帝是爱世人的,上帝的儿子用自己钉在十字架上换得了世人内心的救赎。上帝是牧者,我们是羊。天主教是基督教的分支。牧师是天主教的,基督教没有牧师代表耶稣宽恕你这一说。
诸如此类。

但我是个无神论者。我觉得人们相信有神,是因为他们寻求内心的寄托。世上本没有神,信的人多了,也便有了神。
我对一些小孩子在表演一个又一个的教会节目而感到瞠目。
小孩子没有自己成形的思想,大人为什么要给他们灌输这样的想法?大人有权利给他们灌输这些思想吗?客观世界的知识是课堂里学来的,而主观世界的知识,是他们通过自己的成长而积累的。大人不应该干预小孩这样的主观世界。在人生、人品上,的确我们需要给他们引导和培养,而宗教信仰,我希望在他们成年之后,对这个世界有认知之后,他们自己再去选择。而不是在他们这么小,在上幼儿园的时候就让他们这么背赞美诗、唱诗、祷告,等等。他们不知道他们这么做是什么意思,但这是他们每天的心灵功课。
我为他们可惜。

但我尊重他们。无神论者永远不能体会有神论者的世界。
我跟RT说,我倾向于信佛。佛祖长着东方人的面孔,比较有亲和力。佛和人一样,不是啥啥都会的,所以罗汉们才会各有所长,你让降龙罗汉抓周老虎去,那肯定不行。

晚上还要忙一阵子,明天要做几样事,睡个无遮无拦的大觉,去最近的理发店把头发修一下,太长了要经常拨,麻烦。
然后要想想平安夜啥过。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