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口

回家时候,早了几站路下车。就是想走走。不然天天坐着,屁股都要磨出洞来的。

我在莲花路口那儿下的车。慢慢溜达。挑了最远的一条线路,沿着莲花南路,也就是45路那条线走。我想尽量走得远一些,已经想好回去做些什么。洗澡、看书、写点东西,睡觉。我尽量慢地走。用不着急匆匆地赶路。虽然是晚上,没有傍晚时候那么舒服。傍晚时候如果出来走走,那是特别舒服的一件事儿。

晚上也有晚上的味道。路边的每栋楼的每个亮着灯的地方,都有一户人家。也许他们在看电视,也许那些制作演出服饰的小店在赶制衣服,也许某个老爸在教训儿子,也许某个婴儿在妈妈的肚子里在学习踢腿。

那些桔黄色的灯光让我觉得温暖。所以这是我买那个立式灯的原因。

路上我打电话给wawa,她说在看电视,最近的新闻就是徒弟辞职了,估计会非常忙。打给姐,问说姐夫的体检咋样了,姐说过了,那个小护士真是好说话。我说漂亮不漂亮,姐说你个没正经的。

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附近的铁路上闪过一条长长的火车。他们去哪儿。也许在期待着回家。wawa说,下周趁放清明的假回家。我说我倒是想,不过估计回不去。往常有假我都是溜回家的。回家好,回家舒服。

看官失望了吧,其实这文章没啥主题。流水帐而已。
罐头,你为什么不去洗澡?
我这不是在等别人洗好,然后趁着写个博,然后这就闪这就闪。

Copyright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