喘息

昨天和YL和YC去了食汇堂。大骨汤是蛮赞的,不过放进豆腐煮完之后,豆味会比较浓。汤的味道就没有之前那么好。
很久没有感觉这么舒服的场景。和几个好朋友一块,吃吃喝喝聊聊。放松是件容易又不太容易的事情。

YL周六,也就是今天,还要上班。老蔡是很会剥削人。同情YL的不幸遭遇。她说,连谈恋爱都没时间了。因为一周六天班,然后周天练车。我说谈嘛恋爱呀,直接抓一个结婚就得了。闪婚,不然就上非诚勿扰。又出名,而且可以找到看上去不错的对象。YL有娱乐天赋的。算美女了。有厦门的优质男人速来向我处索要联络方式。要看照片的请向其本人索要。免中介费。。

YC谈了个妞,我说把妞抓出来吃饭吧。他说妞不太好意思。好吧,还没长大的女孩,会矜持。总要见公婆的嘛,不怕。

然后去古道打牌。HLD叫过来。
四个不太会打牌的人打牌,蛮好玩的。自动麻将桌。厦门麻将。但觉得这样的自动麻将少了那种“搓麻”的快感。
一边打着一边还聊手机啊什么东的。所谓的卫生麻将,就是不打钱的那种。咱不是正规军,娱乐娱乐就是。

中间大刘一个短信说,新馆106。我就屁颠地跑去欢唱了。以前的boss来厦门,大家估计又要high一把。
果不其然哪,惨烈。大家说,刘老板现在不错啊。我说我现在以卖饼为生。
菜菜对这个东西还是挺感兴趣的。大家都会觉得东西不错,但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却是那种“知易行难”的人。张嘴容易,动手动脚难。
菜菜说,你放弃技术去做市场不觉得太可惜了吗?
我说我不觉得啊,我现在也做技术也做市场啊。最终目的是赚钱嘛。凭兴趣做事,但最终还是要回到赢利上。这样才像商人。商人并不可耻。

小叶今天去了成都。开始她一个月的西藏之旅。
大刘月底离职。
最终还在那家公司的寥寥无几。值得纪念的是那段痛苦但略有执着的加班日子。
以及这些患难朋友。

Copyright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