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cape From My Body

36路车是如此的拥挤不堪。
今天不太想加班,于是六点一过,下了慢腾腾的电梯,回家。在车站等了小小会儿,车来了,把自己塞进车。抓着把手,等着这部大巴把我送回家。
家,嗯,应该说是宿舍。好吧,我把它当家了,虽然它缺了不少东西,但它依然可以在我扒开一堆乱糟糟的东西之后显现出一张神奇的单人床,我可以一头倒进去舒服地睡上一觉。

36路车,司机在好几个站点前大声地叫着,有下车的吗?有人大声地应道,有下车!于是司机把车停到一边。人们很用力地挤到下客门,仿佛需要别人助他一脚之力的那样,才能下车。
我紧紧地抓住拉手,看着那些在座位上昏昏欲睡的人们。

路上车很多,周末么,大家都赶着去和朋友小聚,或是回家有一顿很普通的饭菜等着。
现在路上的小车也蛮多的了,我看到有辆小车上,妈妈抱着三四个月大的孩子逗着玩。小孩蛮白白胖胖的。
因为车多了么,于是就堵。堵车比较没办法了,又没有练过诸如瞬间转移这样的邪门武功。不然还可以把车钱也都省了,省钱省时,一举两得。嗯~wake up~

厦门公交经常会听到一些好歌。上次就听到《你是我心内的一首歌》。
早上上班的时候听到“亲密爱人”,老歌哟。
晚上听到的则是陈升的一首,“绿树与知了”,这是一首很值得在咖啡店听的歌。

啦~~everybody wants to escape from their own body
有天我在一个0度的寒风中朦胧的醒来
因为没有阳光所以我忘了这是哪一季
有一只知了它靠在我的肩上唱出最后一首歌
它挂在我腿上的是刚刚螁去的壳

啦~~everybody wants to escape from their own body
我想知了你一定睡过了头
才在寒风里哭泣着醒来
你要知道时光有它固定不变的脚步别奇怪
所有的人都跑哪儿去了
在北风吹起的时候
我枯黄的枝芽也变的稀稀疏疏
虽然我已经在这里站了很久
经过数不清的寒暑
关于岁月的事即便你问我我也说不出
现在我要闭上我的眼睛
你可以在我肩上安心的睡去
如果你需要一个朋友那就唱吧!
啦~~everybody wants to escape from their own body
啦~~人们都会逃离自己的身体
啦~~人们都必须逃离他自己
啦~~也许没有明天所以更要珍惜自己

陈升,嗯,老掉牙的音乐人了。
One night in beijing,他的歌哦。不要以为是信乐团的。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