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的第一场台风

风神,只是尾巴蹭过厦门而已,下下雨。于是,这燥热的天气可以告一小段落了。

不过可以想到的是,雨后,绿地上火红的凤凰花。
原先在嘉庚广场随处可见的,在移掉了那几株凤凰树之后,这场景要在学校的其它地方才看得到了。没有在最有标志性的嘉庚楼前看到未免有些可惜。不过也已经可惜了若干年了,于是现在并不觉得太可惜,至少没有当时觉得那么可惜。

我倒了杯凉水,放了两块冰块。这样觉得比较爽。

晚上被老孙叫出来吃鱼。孙妈妈老样子喽。吃东西总是那么猛。如果不是饿着肚子很久的人,绝对抢不过她。那叫一个稳准狠短平快。
鱼很不错。非常好吃。难得吃到这么爽快的鱼。香得很。

席间,自然地,交流了最近的八卦。
我很无奈地双手一摊说,没有。
孙妈妈说,女人要是像范冰冰那样妖的话也是境界了。我说我一点都不喜欢范冰冰那样的。我说我喜欢干干净净的那种。孙妈妈花容失色地叫道,天啊我以为你喜欢阿朵那样的。
我说,孙妈妈我太伤心了,居然连我喜欢啥样的女生都不打探清楚。

雨在窗外拍打着耳膜。啪啪啪啪的。风一吹沙沙沙的。
然后在网站上打开随耳听听歌。然后听到了陈绮贞的歌。
这是一个声音很清澈的女生。张悬也是这个风格的。我喜欢这样木吉它伴出来的静静的歌声。让人平静。听着像是隔壁一个不经世事的小女孩,什么事情都把你当做偶像的那种。或是,像是《似水年华》里的默默那样的女生。

这样单纯,其实并不是太好。但却是可贵。所以城市里的人们才会对傻根那样的人物动容吧。

Copyright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